千叶落景

兴致所致。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苍藏】故人

短。

某个苍藏脑洞的结局、亦或者说是开始。


*

  燕倾坐在映雪湖旁。

——照例是暗着的天色,透亮的明月。

  往更远的方向望去,远处的山脉上泛着浅黄的柔和光芒,再往上便是由青蓝加深的颜色,繁星点缀着清澈的夜空,风拂动落满霜雪的枝茂叶密的树木和灌丛,擞擞白雪不知是从天上、还是从树上掉下来的,慢慢堆在燕倾的漆黑玄甲上。

  玄甲一边泛着流动的月光,一边任由堆积起来的冰晶崩落。

  过去常年守在雁门关,燕倾早已习惯了冻人的冷气。

  脚下松软的积雪发出咔吱咔吱的冰晶碎裂声,撑了一把外皮粗糙深褐的树干。他卸下背上的包裹,解开牢牢绑紧黑色布料的金色绳子,把白色的骨架熟练地连接拼搭,支起了一座不大不小的帐篷。之后他才卸下面甲,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

  摆好一个酒壶于两个杯盏,燕倾斟满了杯酒,一饮而尽。

  这里向东南看是古战场和连绵的雪山,山下是或稀疏或扎堆的丛生植物;向西北看是雁门关最高的烽火台雁塔和依稀可见的城墙。眼前映雪湖的湖水不可思议的流动着,清澈的反射不出人的倒影,唯有点点飞雪融入湖中消失不见。

  曾几时,在雁门关少数的好天气里,燕倾便喜欢到雁塔最上层的塔顶上去瞭望远方。也许是因为没有风的天气阳光会暖暖地照在身上,也许是耀眼的天色如印象中的那个人一般——直到现在,这个习惯依旧牢牢附着在他身上。

  也许是——一身黄衣,照旧如秋日午后般明媚动人吧。

评论
热度 ( 6 )

© 千叶落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