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落景

兴致所致。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架空] δίνη (1)

1.末日科技paro私设,双视角HE,强强。

2.希腊语,原意为“漩涡”。

  设定:末日后,一切生物充满变异性,以出现攻击人类的变异兽为主。个人武器对个人来说就像身份证。

可以接受请往下

*

  「漩涡鸣人视角。」

  我沉入深层睡眠的海洋,绵软而又温暖的水体充斥着意识的每一处缝隙。

  这里没有黏滑缠腻的水草,也没有迸发突荡而划破肌肤的湍流,尽情享受了短暂的一段时光后,我被托拥着、向透着清澈碧色的水面靠近。

  那是某段极为深邃、值得铭刻的记忆。

*

  海面上,周期性的海洋风暴于目所能及之处快速形成,不计其数猛烈且强大的水分子互相撞击着、飘卷掺杂在飓风里,青年的视线停留在穿梭在风暴之中的船艇上。它不堪承受而发出刺耳的“嘎吱嘎吱”的摩擦声。然而乘坐着它的每一位士兵和长官,都坚信着被覆盖复合加工型新钢板的它,足以穿过这片海域。

  舰艇上共有二十六人,已属于一个小型基地的基础编队。

  作为其中唯一的“改造人”,漩涡鸣人正站在晃动幅度接近波浪角的甲板上,观察风暴何时过去。

  拥有灵敏于身边任何一个生物的感官的青年,此时浑然不知气温骤降,鸣人后知后觉地吸了吸鼻子,睫毛和鼻尖的冰晶随着动作落下,脚下一片湿滑。

  那听起来像是个惨极了的模样。

  但至少,鸣人敢保证他耀眼的金色短发、就算被雨水打湿也依旧能迷住队里的女生、让她们在船舱的温暖被窝内小声地议论他——虽然他的蓝色眼睛正在挡风镜的遮掩下辛苦地工作。

  而唯一的搭档、不是散发着热辣的金发美女,而是这发出令人头疼切齿声的、古旧的船艇先生。

  兴许是上帝允诺了“坚心倚赖你的,你必保守他十分平安”(《以赛亚书》26段3句),船艇先生在报废前成功地将队伍送上了炎热的沙漠。在这趟大约四、五天的短途旅行之中,功高盖主的它选择在某个布满砂砾的戈壁,陪着浪花边走向磨灭。

  为了纪念它,青年贴心地捡了块还算漂亮的鹅卵石。

  鸣人在心底感慨那片细密柔软的砂子。热浪混合着海风味钻进鼻腔。

  它们造成了视觉和嗅觉上的双重冲击,却并不适合作为赶路的伴侣,于是青年尝试和这只临时队伍的其他成员们搭话。

  远处不断翻滚滔天汹涌的海浪声依旧能模模糊糊地从每个人的身边划过,比起成功登陆喜悦,大多数的人更对莫测的未来进行了麻木的表态。

  有的人对他默然不应,而更多的人只给了一道退避的视线。

  青年无奈地吹响了代表友谊尽头的口哨,揉了揉被晒得发烫的金色短发,将挡风镜的位置调整到一个可以凸显他脸廓形状的角度,把目标转向唯一充满城市气息的女生团体。

  这个选择是正确的。一边打趣着队里的女生们、陪她们抱怨着“因为变异程度愈深而更加变幻莫测的”天气和“刚从城市基地毕业的女孩们就要来边境实习三年的”事实,一边琢磨着这个小队的组成编制。她们顺着青年的话题、笑着猜测他的年纪,因为她们早就看清了他胸前一个个代表战功的金属制的徽章。

  漩涡鸣人爽朗而又刻意压低的声音,毫无疑问,为这趟平凡无聊的旅行添上了明媚动人的色彩。

*

  世界末日来临的那一刻。

  入侵的变异兽潮像是亚西亚草原和卡宇里奥斯河边雄纠纠气昂昂的阿开奥斯人手中直指苍穹的青铜武器,没有人知道它曾吞噬过多少灵魂,也没有人知道它们都去了哪里。天气、土地、人口,环境正无一不发生着令人膛目结舌的变化,能够应对的是基地、改造人和异能者,大多是如同给伤口嵌入纱布的科技产物。

  颇为熟练地操弄着贴身的匕首,耍了个花样打开了手里的食物罐头,引得邀请青年共同进行午餐的女孩们发出刻意压制的惊呼。

  青年得意洋洋地开始用餐。合金制软圆盒里面发出好闻的鲜香味,然而变异兽们对这个可不感兴趣,鸣人才敢在灾难区的露营地尽情地享用它。

  好不容易和受过专业训练的年轻女孩们打成一片,这段关系却在队伍抵达沙漠基地的时候宣告终结。

  这片充满了变异性旱热沙漠上的基地,专对于作战的人员却少的可怜。大多是因为领导们几经纠葛后还是认为高科技武器更适用于沙漠作战,而漩涡鸣人,一个改造人,向来认为能够真正打倒变异兽的只有人类——至少是拥有生命的东西。

  鸣人果不其然被基地的最高执行长官安排加入作战部队。一想到个位数的人员却负担了全基地五十余人的外出工作量,他的大脑任性地向身体的每个细胞传送出名为“情绪低落”的物质,以此提出抗议。就在鸣人思考如何找个正当的理由请假时,日间作战小队回归基地进行了任务交接。新来的二十六个士兵只能傻愣愣地站回原地,在沙漠门口吹着逐渐消散热量的冷风,等着他们通过检查先行休息。

  而漩涡鸣人只注意到了其中的一个人。

  四人小队中的黑发青年——他的眸子就像即将入夜的广阔沙漠天空一样,在黑暗幽深中透露出一束熟稔却刺眼的亮光来,戳在所视者的心口上。

  就在这么一个傍晚,身边是发出普通人听不见的齿轮摩擦声的大型钢铁堡垒,他衣着得体的向鸣人走来。是的,衣着得体,和其他士兵比起来,他看来像是散步后返家:即使他穿的黑色搭扣战靴在战斗中磨损太多而露出里层的合金丝和内里。他腰间挂着两把抹上消光颜料的手枪,白色的枪柄,简洁低沉色调和证明了他的功勋卓著的枪膛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他平静地给了新队员们一个讽刺的眼神和轻笑。

  黑色的发丝有几缕被混着灰尘和砂粒的汗水粘在削平了的脸颊和干燥的唇角上,漩涡鸣人这才见得他的一点点狼狈和疲劳。

  一股被挑衅的愤怒和遇到他的兴奋、宛如两道互相排斥的激流,在鸣人脑内交织成了不可言喻的情绪。

*

  一晚上充足的休息让鸣人佩戴的刀具都显得更锋利了几分——忽略空空的肚子的话。

  “鸣人君,这个基地的确只有你一位‘改造人’哦。”

  “是吗?好吧。换个话题,原来你们都喜欢吃巧克力蛋糕或者千层樱桃派口味的能量罐头啊我说——”

  漩涡鸣人应着女孩们的嬉笑,他口中尝试着说服女孩们用各种精美甜品味儿的罐头和他交换拉面味的罐头,为此被数落了“真是一个完全不懂得别人心思的粗神经”。鸣人只好打着哈哈,脑中又想起昨日碰到的黑发青年——

  要说不会和人相处,那家伙才是这里的佼佼者吧。

  “不过,你们还记得昨天那个吗?”鸣人比划着,“黑头发的。”无论如何在他脑袋里也找不到其他贴切又普通的形容词了。

  女生们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围着鸣人小声叽叽喳喳地讲起来。

  “你也觉得他很帅吧!”

  “鸣人君的话,和他是两种风格完全不同的美男呢。”

  “虽然对不起鸣人君,我还是更喜欢那样的!黑发的冷酷性格,想想就觉得好酷。”

  什么啊——那家伙竟然看起来比我还帅这么一点?

  漩涡鸣人腹诽着早上的对话,按着突然的广播指示朝基地内部走去,越走越快;穿过规整的刻着复杂电路的走廊,这儿寂静无声,只有在他上方看不到的地方,风沙在空中盘旋。随后他又踏过唯一的拐角,那像是为了避开大地中坚硬的土石而建造的。

  “漩涡鸣人。”

  视线从那印划了电路的墙壁转向耀眼光灯下的黑发青年。

  他的装束终于从那身保护色的战斗服脱出,穿着基地士兵的军装。由牛津蓝色的软皮革制作的制服,点缀着纯白色的边缝、金色的纽扣以及白色和蓝色的精仿流苏,深棕色的腰带勾勒出上下半身的完美比例和线条,那两把醒目的枪械牢牢地被固定在腰后。鸣人看着他胸前和自己堪堪相比的勋章,颇有意味的向他挑了下眉。

  “来得太晚了,吊车尾的。”

  漩涡鸣人很快从状态中恢复,好笑地看着已经给自己取完外号的士兵,说:

  “既然我被分配到了这个队伍,那么就有必要来了解了解……你的实力。”

  黑发青年用行动回应了他。熟练地脱掉整洁如新的外套和马甲,黑发青年率先将武器拍上训练室门旁的机器,

  “乐意至极。”

  “比什么?”

  漩涡鸣人稍稍歪了歪脑袋看了一脸黑发青年的腰后,那里的皮制枪套扣上印了三勾玉的形状,鸣人觉得那显得很有个性。他挑衅道:

  “先从你擅长的开始,怎么样?”

  对面的人发出不屑的轻哼。

  小型基地的训练室简化到了极致,堪堪容纳两个人进行速射的模拟射击场满是灰白色的基调。模拟而生成的微风夹杂着机器中积存着的水汽和灰尘味道,。挑选枪械的时候,漩涡鸣人并不习惯过于安静而开口道:

  “如果有机会一起回个城市基地,我们兴许可以叫上各自的同僚玩儿几场‘匹特博’。”

  “我希望那一天不会到来。”

  黑发青年应道,他已经挑完手枪,正在慢悠悠地填充弹药。

  的确,鸣人当然知道自己和他的任期完全不同:一般的士兵在边境基地服役3年后才会重新分配到城市基地进行身体和精神上的修养,在此期间进行未来的再次选择。而与其不同期的青年只有在一个条件下才可能在未来和鸣人走上同一条道路———抵挡不住变异兽潮而导致基地被毁。

  当然,前提还有两人的存活。

  漩涡鸣人对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手中的子弹应声而落,突如其来的直觉和预感让他头脑混沌以至于冰凉的金属刺的他指骨发冷。

  黑发青年皱着眉露出不满的神情,以责备的语气道:

  “哼,你是赢不了我的。”

  对决很快开始,鸣人沉静下来;五颜六色的可回收飞盘在到达完美弧度时被击中,化成空气中一股独特的气味和洋洋洒洒的粉末,在灰白色的场地上大摇大摆地留下痕迹,令人想到过去的孩童在白纸上用蜡笔尽情作画。

  可是漩涡鸣人输了。

  这很正常,鸣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通过鼻子连带着脑子里的郁闷情绪吐了出来。顺便没来由的还想象了一下香烟雾喷在黑发青年脸上的样子。

  “下面该比我擅长的了。”

  鸣人拧着眉头笑道,任由黑发青年朝表露失落不甘的他露出嘲讽的表情。

  他从不会认输,就像格斗这个完全不会过时、永远都充满了男人的气节和味道的项目是他最喜爱的运动一样。从功效上说,且不提与人类大小相似的变异兽们,它对于人类的反应速度、运动神经都起到了锻炼作用

  ———哪怕是持久战。

———————————————————

试着写了这个混着战争和军装的paro,但是依旧找不到文风,继续在人生的道路上迷路。

大概能十章内完结的样子。

顺便有没有人能教学步车的,没有我过会儿再来问。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千叶落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