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落景

兴致所致。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架空】荣耀奇谭(叶修中心)第11章

1.叶修全员中心古风向

2.看TAG

*可以接受请往下


*

  茂密幽深的森林之中隐藏着刀光剑影,五位修士正在其中徐徐迈着步子,月中眠轻轻拨开缠绕着的粗壮藤蔓,见着眼前突然冒出一只体型不大的妖兽来。妖兽正蜷缩在一个土堆之上小憩,粗壮的尾巴一扫一扫地、引起一阵微风。

  “靠,不是吧?暗夜猫妖?”

  其他人俱是惊奇,面面相觑,才发现各自早已失了道貌岸然皆有些狼狈,而暗夜猫妖可以说是这片森林之中最难对付的妖兽了

  但危险的同时,它的回报也是非凡的。一队人皆是盯着暗夜猫妖身下的土堆,妖兽却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

  叶修瞧了还未曾受过伤的苏沐秋一眼,发觉对方也正在看他。斗神大人自降身份般的朝某仙挤眉弄眼了好一阵,苏沐秋心领神会地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

  “我们试一试,大不了便是重伤之后、被秘境送出去罢了。”月中眠似是斟酌了一会儿,咬了咬牙道。

  剑修率先窜出,带出一片枝叶摩挲声。暗夜猫妖灵敏的轻跳避开,一爪扑上。他一记上挑,竟然打中了以速度出名的暗夜猫妖。

  “先前看到过,被暗夜猫妖攻击的人可能会有一定的诅咒状态,大家要小心,觉得虚弱了的人就立刻后撤!”剑修喊出声,又和暗夜猫妖过了两招,妖兽看起来已经是全心思在月中眠身上,其他人才陆陆续续的出现。

  月中眠未避开一爪,叶修及时的施了一个法术对他进行防御和止血。暗夜猫妖守势警惕看了五人,却没有逃开退避的意思。

  “就这样杀!”脸上带着血痕的月中眠指挥道。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猫妖的叫声越来越虚弱,虽然五人大大小小都是受了些外伤,却是越来越兴奋。暗夜猫妖眼底红光一闪,奋身向前扑去,月中眠早有预料似的,摆好了格挡姿势,

  “君莫笑!给我防护法术!”

  “……”

  叶修闻声一愣,把掐在手里的法术释放到了月中眠的身上。

  暗夜猫妖一声嘶吼,却是轻巧的一个变向,泛着黑气的尖锐利爪刺向了一人的胸膛,鲜血飞溅在地上。只见那人未出一声,便化为一道了白光,由秘境送出去了。

  “我去,他为什么站这么近、不要命了?都退后!”月中眠吼道。

  另一人刚想退后,暗夜猫妖却是疯了般的向他扑来,几爪子拍到了叶修给他的防护法术上,震得那人站在原地直发愣,连求救都没有,好像已经晕厥了。

  “你们玩儿我呢?”月中眠在妖兽的身后连忙劈刺砍着,口中念念不休。

  叶修给他的防御法术很快被攻破,又一道白光化去了。

  月中眠终于又和暗夜猫妖面对了面,剑修几招过后,却发觉本来跳跃在妖兽身上的火花不见了。

  “秋木苏干什么呢?打啊!”

  “不能打,仇恨会乱。”

  “不会乱的,快打啊!君莫笑给我防御法术!”

  这次干脆没有得到回声。

  月中眠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秋木苏和这个君莫笑显然是意识到了他的目的,明明此时他们就算加入战局也不会被暗夜猫妖扑杀。思考过后,剑修本来慌乱的动作霎时变得稳重了许多,与妖兽对决的拆招变得极为娴熟,但大大小小的伤口仍然血花飞溅。

  “兄弟,别玩儿了,快打啊!防护术!”

  他的体力逐渐不支,看着树下颇为悠闲的两人,只觉得肺腑之内气血翻涌。

  “防护术是什么?我只看到你在被打。”君莫笑开口了,

  “如果你不止是练气三层的修为,暗夜猫妖你可以单杀,他所守护的宝物也会全部落入你的口袋。就算队友不服气也没问题,你可以用实力说话。”

  “但是很可惜,你是个基础和理论都很扎实的人,知道自己的修为不够便想仰仗队友的实力,从你一路上的分配就可以看出来。而且,这个秘境拥有的保护措施导致并不会有人死亡,所以也不会影响你的道行。”

  秋木苏接道。青年随手抽出两张符诀,御风御火,灵气浮动。看得月中眠一口淤血往肚子里咽,和着人家根本是个符修。

  “兄台,别计较这个了……反正那两个人我们也不认识。现在我们合力拿下暗夜猫妖,东西平分不是更好?”

  “平分?我更希望全要呢。”叶修笑了。

  “那好,东西全给你们!我就只求顺利通过这个秘境……”

  月中眠愈发疲惫,在秘境中“死亡”在修行上是会影响根本的。然暗夜猫妖像是看出了他的虚弱,攻势更加凌厉。

  “你这话很难让人信呢。”秋木苏把玩着手里的符纸,树影下暗棕色眼睛根本未再看那个剑修一眼。

  “兄台!没必要这么伤和气啊!”

  “一定要鱼死网破吗!我门派是不会放过你的!”

  “你们等着……你们完了!”

  暗夜猫妖一声嘶吼过后,森林之中寂静的可怕。

  早已气喘吁吁的妖兽紧盯着两人,叶修深叹一口气,被他握在手上的千机伞一抖成战矛,挺身冲上,转眼间便与其交手了几个回合。天盟招式目不暇接灵活异常,叶修却在为体内灵力的稀薄咂嘴叫苦。

  “好好打啊,我在背后护着你呢。”

  秋木苏喊完,催动符纸双手掐决,两枚纸片便好似有了灵性般漂浮围绕在他身侧,一道焰火便缠着风壁挡住了暗夜猫妖的利爪。

  “行不行啊你,要不行我就上了啊。”

  “你走开走开,哥这不是刚练气一层吗、你就让我单挑暗夜猫妖?瞧它拼命的样子啧啧啧……”


*

  陈果虽是炼气期八层的修为,暗夜森林对她没什么太大的历练效果,却也是要去一趟的。

  用修行界颇为常用的一句话:指不定撞上什么机遇呢?

  化名逐烟霞的陈果这一圈秘境刚走完,出来便见着这秘境公告的石碑上璀璨发光,转眼间便出现了一条消息,第十区,暗夜猫妖首杀:君莫笑、秋木苏。

  这又是哪个门派的优秀弟子啊……

  陈果黯然神伤。

  “君莫笑、秋木苏为了私吞暗夜猫妖的藏宝,竟然陷害队友,使我重伤于妖兽的利爪之下!”

  秘境门口是堪比附近小镇上的热闹的,毕竟那些历练失败,而又有保护措施的秘境便会将他人送至秘境门口。如在其中重伤,虽然出来之后伤势全无,但于精神和修为上与重伤无异,便有不少商贩和大夫于此落脚,做些买卖。

  此时有人大声吆喝便也不奇怪,只是这内容……

  陈果觉得好奇,便过去瞧了瞧。谁知只见这一位修士不知怎的、搭了个戏台模样的四方,在上面声泪俱诉着公告上妖兽被杀的过程,又夸张的讲了自己是如何被队友陷害的。

  这事说来也算是修行界的暗地常理,只是这描述、让听人犹疑几分,顾不得全信。

  逐烟霞便逛着挑挑拣拣买些伤药丹丸,等到回来一看这人之后还搭上了伙,和着几位好友一起愤慨嚷嚷,看戏的一群人免不得添油加醋讥讽、颇有几分棒打落水狗的意味。

  “嗯?老板娘!”

  他们此时刚出秘境,苏沐秋正嘀咕着什么,心疼极了似的扫着千机伞落上的砂石灰尘、甚至还有几团蜘蛛网。叶修却是瞧见了人群中的熟悉身影。

  陈果被唤作“老板娘”也有好几年了。自从父亲去世,兴欣客栈便由她接手,而她也就不得不从修行的梦想中回到现实,兢兢业业地打理着客栈,幸好客栈经营风生水起……女子发呆着,未发觉是真的有人在身边唤她。

  “陈老板?”

  “啊?”

  劲装女子这才回头,看见了自己前些日子刚收的两个伙计。

  叶修依旧一身灰尘扑扑,袖子被他束在腕上,嘴里衔着根草茎叶子,活像个市井流氓。反观苏沐秋身着翠色青衣,冠带长摆,腰坠配饰,微风荡起倒真有几分修仙大派门徒的味道。

  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陈果愤愤地想。

  “老板娘在这儿碰运气呢?要不要组个队?”叶修笑呵呵地问。

  “是啊……不过暗夜猫妖已经被人杀掉了,择日不如撞日,我明天再来罢。”

  偌大一片森林,暗夜猫妖自然不会只有一两只。陈果这番话显然是道出她今日运气实在不好,对这秘境已然提不起干劲。


*

  “你们就住这儿啊?”

  女子撩开了客栈屋中的床帘、嫌弃极了的捏住鼻子,厚实的帘布上扬起一片阳光之下细微可见的灰尘。

  “可不,腰包紧嘛。”叶修含糊说着、毫无避讳地猫进了床帘遮挡下的一片阴暗,将挂在腰间的布包牌子一丢,自顾自的歇息起来。

  陈果四处打量着同行的敌情,咂咂嘴嘀咕着什么客栈的配社,又拣起桌上的名牌惊讶,

  “呀!君莫笑?这么说暗夜猫妖是你们杀掉的?”

  “是啊,这不都累瘫了吗。”苏沐秋暼了眼叶修。

  这气运……已经不能用太好来形容了吧。陈果默然,“如果是他们两个……说不定真的可以……”

  “老板娘嘀咕什么呢?”叶修冒头。

  “唉,真是。那你们先歇着啊,过会儿姐请你们吃饭。”

  “谢谢陈老板。”

  “不谢不谢,小苏客气了啊。”


  陈果心事重重似的推门而去,留下叶修抱着枕头晃着床榻忍笑,

  “哈哈哈哈……小苏?可以的,很年轻很有活力。你说要是老板娘知道了你是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

  “叶不修、你闭嘴!”

  苏沐秋用另一个枕头砸了叶修一脸。

评论
热度 ( 19 )

© 千叶落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