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落景

兴致所致。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架空】荣耀奇谭(叶修中心)第10章

1.叶修全员中心古风向

2.看TAG

*可以接受请往下


*

  乌云密布,枝叶婆娑,草木萋萋。

  子时,绵密的雨水荡着落下,苏沐秋瞧着沿瓦片凹槽檐顶落下的水珠,伸手把那破败的房门拢了拢,风雨却和他作对似的孜孜不倦地敲击着门板。

  “真不能用仙术?”

  “如果你真的想被天道用雷劈的话。”

  苏沐秋摇了摇手腕上的铜钱,灵力的阻塞让他失了几分血气,苍白的脸更像是某个世家中习字读书的门生。他又点燃了两支烛火,沿着方位拍下阵符。

  叶修皱眉,不由得捏紧了拳头。风雨像终于窜进了屋里,肆意地卷掀着淡黄调的纸张。

  “我现在不过筑基修为,顶多替叶兄护法。逆天改命第一步,还得靠自己。”

  苏沐秋的视线从符纸移向青年,细细密密的汗水从他额头渗出,微弱的烛火光线印着带有锋芒的侧脸。他带起了几缕灵气循环,像是让青年好受了一些。

*

  “只有天盟下雨?……”

  微草堂府中的一人听着小厮的禀报,深思了些许却是向另一人望去,

  “小高,你怎么看?”

  “这场雨……不符天道。或许是上次经历雷劫的修行者引起的异象?”

  一旁的少年犹豫了一会儿,却是大胆表达了其想法。王杰希望向窗外翻卷低矮的白云,眼神深邃了几分,

  “看来有人有动作了。”

*

  “不是吧你……竟然已经练气了?昨天晚上你引气入体了!”

  第二天一大早,陈果对着屋中的牌位嫣然一笑,打着哈欠出房门、正巧见着了苏、叶二人,却兀然发现叶修的气息与常人不同。

  “是啊,试了好几次呢。”

  叶修扯了个笑,把嘴里的茎叶往门外吐了。

  “了不起、了不起……你的资质倒是不错。”

        虽说了不起,但在陈果眼里也不是什么天大的事。

  陈果怵然,寻常人与修行者的门槛便是引气。一般人妄图踏入修行界,哪怕天时地利聚在,也时常失败个十次八次不得善终,只要是引气成功,资质不是太差,筑基一般都能实现。而面前这人,昨日还是一点修为没有的普通人,先不说柴房的环境和周围灵气的含量,就说昨晚的天气……他也真是太好运了。

  “是啊,但是太老了。”

  叶修不以为然,陈果却是怔愣了一会儿后醒悟感慨。

  各大修行门派要的都是拥有潜力的年轻少年培养,修行最艰难的便是前期领悟,一般的孩童若是被发现了资质,还未学会走路呢便已被带入大门派学习。
 
        青年现在才刚踏入修行界,等筑基了怕也是要年逾衰老了。

  规则便是这样,也由不得人感慨了。

  “唉,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便给你放几天假,你去暗夜森林历练一下罢。”

  “暗夜森林……?”

  叶修惘然,他有多久没有听说过这个语词了?

  “嗯?你不会不知道吧,还真是个新人。”

  “每十年开放一次的暗夜森林,今年刚好第十次,开放第十个区域用于新人历练,也是为了方便各大门派寻找人才。我呢,就给你一次历练的机会,说不定大门派觉得你还不错就把你收了呢?当个扫地的也比流落在外墙上一些吧。”

  “还有……如果你真进了大门派,如果还是天盟……我有个事情要拜托你呢。”

  “……什么事?”

  青年回神,见不禁有些兴奋的女子自顾自的搓着自己的掌心、像是在酝酿什么,接着颇有些小心翼翼地说,

  “帮我要名册,叶秋和苏沐橙的。”

  叶修强忍住了笑意,尽他力地摆出了端正严肃的表情,

  “那不用等了。我就是叶秋,现在就可以帮你写,写哪儿?”

  “我还是苏沐橙呢。”

  陈果表示完全不信。

  “我真是叶秋……”

  “我真是苏沐橙。”

 

 

 

 

*

  “你怎么也来了,不怕被雷劈?”

  青年坐在一辆前行商队货车的后面。大路并不平坦,只得抱着千机伞扶着车板、背后靠着用油布包裹起来的坚硬木箱,生怕自己被抖下去。

  “病治好了就这么蹦跶,要劈也劈得你。”

  苏沐秋坐在边上抱臂闭目养息,绣着翠竹的长长衣摆随着货车晃荡。身周淡淡地飘着炼气二层的气息。

  叶修四周望了一圈,除了沾着雨水湿意植被和匆匆的旅人,别无新意,只得仰面躺下歇息。中规中矩的发髻散发被他请苏沐秋编成了长长的发辫,倒是后者依旧是那副悠闲自然的样子,叶修甚至觉得耀眼太阳给他的脸上打上了暖光,活像是某个惬意的午后。

  修炼之境每隔一段时间便会限制人进入以恢复生息,而暗夜森林便是一个新手门槛,因为只有筑基期以下的人可以进入,所以刚迈入修行界的人都会前来。而境界更高,觉得暗夜森灵尚有余力的人,便可去往别处历练。

  前去暗夜森林的队伍纷纷洒洒、数量众多,正是因为他每隔十年才开发一次,有些早可以筑基的修士为了秘境中的资源,甚至压制住自身修为,就为了在其之中一探究竟。

 

  此时离其开放尚余一日。

  与之较近的城镇中已有不少队伍聚集,苏、叶两人抵达之时,便已经感受到这十年才有一次的热闹非凡。从踏进小镇中的那一刻,就有琳琅满目的修炼摊店商品,各自着装的门派弟子或者散修熙熙嚷嚷。

  叶修执千机伞戳了戳身边之人问道,

  “怎么办?是再找人结伴同行还是就我们两个?”

  苏沐秋看着爱伞在他人手里狐假虎威扬威作福,从牙缝里蹦出字,

  “低调,去登记一下组队吧。”

  “好好好,低调。”

  青年随口应了,不知从哪儿又折了根青绿叶片儿,含在嘴里便猫进了人群。

  苏沐秋叹气,却未跟上他。浅色的眼睛灵动地在繁华街上扫视起来,不一会儿走进了一家不起眼的店铺。

  素衣青年采买的材料不禁让掌柜多看了他几眼,后者却依旧是一副处之淡然的神色,往腰包中敛了材料离开。

  青年所买的正巧都是制作闻名收容法器的材料。

  这些材料虽然不为常人所知,但于修士却是耳熟能详。每一个法器师都可以说是为各种商会争抢,哪怕是这种普通的收纳包、也因为制造之人的功底不同而拥有不同的品阶。

  苏沐秋讲缝完的布包随手往桌上一扔,灰尘扑扑的客栈桌上便多了一个小物件。

  叫其他修士看了必觉得可惜,小小布包中的灵气流动,彰显了它是上品法器,可容纳千百件物品。靠着这门手艺生存的法器师,哪个不是挥霍千金豪迈一掷?

  窗边之人借着光线扫望大街,却未找到熟悉的人身影。视线便又移上了小布包,鬼使神差的抽出丝线缝绣起来。

  不一会儿,一片血红的枫叶便印在上面。

  苏沐秋又往窗外望去,正对上了楼下叶修向上的视线。

 

 

  “登记好了?”

  苏沐秋接住了叶修丢来的牌子,只见上面阴刻着“秋木苏”三个算不上工整的字体,眨眨眼看了叶修腰间已挂上的崭新木牌,问道,

  “你呢,叫什么?”

  “君莫笑。”

  “……哈哈哈哈!?”

  “得了,别逗了,这什么东西?哟呵、有钱人有钱人。”

  叶修接过苏沐秋递来的一个布包和铜钱手串,把缝着特别纹样的布料放在手上一阵掂量,又轻车熟路地绑在了腰绳上,观摩起铜钱串儿来,才发现十八个铜钱纹饰俱不相同,精细极了。

  “辟邪的。还有,找人。”

  苏沐秋抬起手臂,绣着暗纹的衣摆收敛,露出骨节分明的手腕来。青年像模像样的往铜钱上输送了些许灵力,两串铜钱俱是震动低吟,叶修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扯出好看的笑,

  “不错啊,法器?不愧是苏兄。”

  “行了,别装傻了,还缺个收纳绳儿买不起,把你裤腰带解开吧,早知道你从天盟山带下来的东西全藏在衣服里头了。”

  “哎哟,苏兄好狠的心啊!”

 

*

  由专业人士集结的同伴们陆陆续续汇合,五人互相确认了身份,顺着人群不久就走进一片茂密森林。

  没几步,光线霎时黯淡下来,树叶不知为何被凉风轻易吹落掉下。此时,偌大的区域仿佛只剩下了他们一行人。

  兀的,叶修用防御法术笼罩了一个人,恰好抵挡住了一只蝙蝠的攻击。微弱的灵力波动模糊了蝙蝠张牙舞爪的模样和血红的牙齿,被护住的修士还没从惊愕中缓神,苏沐秋几发火诀在昏暗之处宛如几条灵活的火龙激射而出,正命中目标。其余三人才反应过来,一哄而上。

  如此几个回合下来,五人之间的实力也互相摸清的差不多。除了叶修还有两人是炼气期一层的修为,苏沐秋伪装成了炼气期二层,而还有个叫做月中眠的剑修是炼气期三层。

  月中眠低头似是虑了什么,道:

  “我打头阵,君莫笑殿后,没问题吧?”

  “嗯。”叶修应声。

  月中眠在又遭遇一次妖兽后开始指挥,一般一个队伍中都有一个拥有调配权的队长,也更方便修士互相的配合。显然,月中眠是把他当做一个善于防御恢复的法修用了。如此叶修便没什么压力,大多时候都是在后面乘凉歇息。

  不得不说这个叫做月中眠的剑修实力确实不错,基础扎实。

  又瞅了一眼若无其事扔法术的苏沐秋,这个偷懒的可就明显许多了,除了第一次的火诀准确命中妖兽弱点,其余的便随便扔,扔空的看样子都有好几个。不过转头一想,苏沐秋现在伪装成炼气期二层的实力,这准星也不就算是差的了。

  修行界之中,最容易成长的便是剑修。但作为剑修,心态十分重要,嗜杀成性堕入魔道、亦或是陨落的剑修不可计数。现在最强的剑修便是蓝雨峰剑圣黄少天。

  其次,还有法修、符修、术修、武修等等。

  其中最难的便是武修,以霸图山庄拳皇韩文清为首,整天个儿就从早到晚的锻炼,从踏入修行界的那一刻便苦不堪言。

  叶秋便是武修与法修相融,利矛火花相辅相成,一杆却邪缔造的斗神之名。

评论
热度 ( 19 )

© 千叶落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