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落景

兴致所致。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双策(脑洞)

刘蒙x尉谨礼

徒弟说要接文,也不知她们写到哪儿了,就先把短短的开头放出来。





  初春。天策府绿叶萧萧。

  “我说,谨礼!”
  不大小的一声吆喝,却未换得那人一个抬眸回眼。
  “尉谨礼!”
  刘蒙翻身下马,中气十足的唤了一声。他的爱驹嗤鼻,蹄后扬起一阵烟尘,青年重重地拽了缰绳,那马才安静下来。
  不远处红袍银甲的人这才站定,一丝不苟的应道, “府主派了事,我往太原走一趟。”
  说完,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青年,即使面色平静,微皱的眉头似是对青年如此莽撞地追出府来表示不满。
  “那是,府主也说了让我与你一同前去。”
  刘蒙一味笑着应承,姣好的阳光洒在他脸上。
  尉谨礼一拳像是打到了棉花,便不再看他,由着青年接过他的缰绳。
 
 
  他们到太原那日,十里平原一抹赤色。
  天策府的旗帜顺着朔风在城门前飘扬。门口的传令官像是已等着许久,接过尉谨礼的包裹便急急地送走了。
  “你们日理兼程,不如到城里歇息几日再走。”
  太原城的守卫看着遇牵马调头的尉谨礼,匆匆忙忙地说道。一旁的刘蒙接过他的话,眼底盈满笑意,几乎是拉着黑下脸的同门往城里走。
  “谨礼,难得有几天公假,不如休息好了再走?”
  刘蒙略作亲昵地勾上身旁人的肩,凑在他耳边低吟道,
  “我倒知道一个好去处?不知谨礼可否一同前往?”
 

评论

© 千叶落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