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落景

兴致所致。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架空】荣耀奇谭(叶修中心)第7章

1.叶修全员中心古风向

2.本章出场正面主要人物:叶、苏、黄、莫凡。


*可以接受请往下

  *

  县府上客人都在厅堂前齐聚之时,负责端茶送水的小厮才微微欠身退了下去,面不改色且脚程极快,显然是通熟了这喻府中的待客之道的。

  苏沐秋轻抿了口杯中的茶水,内心略怀念了些天盟山上那充沛灵气孕育出的草叶,首先开口道,

  “没想到竟可在这偶遇叶兄,实在是缘分。”

  “哈哈。说起了沐秋还未介绍过这位友人?”

  一人接过话茬来,

  “这可说来话长了,不如楼少爷先把这主事办了,沐秋再好好叙叙也不迟。”

  那人便起身行了个文礼,尽是腰间所坠的白玉显出其身价不凡,也未有故作姿态之貌。

  “倒是在下先抢话了,在下楼冠宁,想必来此的目的,喻大人是知道的了。”

  

  随即,楼冠宁轻轻招手,那随身的家仆便把一席宣纸乘在木盘之中奉上主座,喻文州略扫了眼,点了点头,黄少天便把纸张交给了传书的递员。

  “那我可就代替蓝雨镇欢迎义斩商会了。”

  话毕,那席纸便又送上前厅来。楼冠宁喜色不掩,三两下便收进了袖口。

  “等会儿的剪彩仪式,还请各位兄弟姐妹多多包涵了!”

  “那是自然,说起来我这边有一位故人,还得问问楼少爷能不能顺带捎去霸图城……”

  

  

  *

  说是剪彩,楼冠宁倒是直接提了家中那把祖传宝刀,在那刚新建完的商局前搭了个临时台面,敲锣打鼓好不一阵热闹。

  或有所耳闻的、或来看热闹的,熙熙嚷嚷的人拥在这义斩商局的的门前。但凡看似有些好奇心的,都被局上的人迎进院里好酒好肉的招待着。不一会儿,这镇上便都知道了有这么个义斩商局成立了,今个儿还要进行首次的跑商。

  

  苏沐秋没领着叶修随着众人去那块院落,反倒是挑了个折角的酒楼,轻车熟路地拉着人上了二层。琢磨了会儿菜谱,半天拿不出个准数,便甩出了块银子,让小二自己看着置办。

  “上山久了,现在连菜名都没眼熟的了。”

  褐发青年理了理袖口,着的一身青袍挽发,倒显得像什么世家里的门生。他有些好笑的看着街口的热闹,又回神过来看叶修。面前的人正拾着碗筷对着那盘里的花生,一夹一个准,一盘普通的盐炒花生好像被他吃出什么玉盘珍馐的滋味来。

  人长得倒是挺符合修仙之人,倒是穿的有些不伦不类。

  “那是,天盟山这一听就是清心寡欲,就连厨子也是那副德行,过了这么多年,嘴里都快淡出个鸟儿来。”

  苏沐秋不理叶修那闲言碎语,

  “你这身花花绿绿红红白白的衣服怎么回事?”

  闻声,叶修突然严肃了几分,

  “为了配合行动又不失身份,把小厮的外衣套身上了。”

  “说实话。”

  “荷包没了,没钱。对了,这饭账可得你结。”

  

 

  商会第一次跑商,自然是要做些大买卖来造名声。楼冠宁、顾夕夜、文客北三个东家不愧是富家子弟,听是还有钟叶离、邹云海两个小少爷在霸图城接应,招来的护卫也有二十余人,午时便准备完了几车的货物。

  直叫叶修看了咂嘴,有这么些不舍得坑他们了。

  商队出发,又是敲锣打鼓,活像是哪家的嫡女出家,引得行人们纷纷瞩目。领头的楼少爷更是骑了一匹白马,仰首挺胸,一边作揖着向刚刚结识的兄弟朋友们告别,一行人就走走停停,未时才出了城。

  

  *

  叶修很快就经历了他人生之中第一次用双脚长途跋涉,五日前他换了身轻便的衣服,踩着柔软的纳底布靴,吭哧吭哧地跟着一行人赶路。

  五日啊……五天的山路、五天的风餐露宿……当初他虽然没有带着盘缠出家门,也没走过这么久。

  那三位少爷倒是悠闲,看来从小的锻炼都没少过,更是显露出几分炼气期的修为来。只是人家毕竟是少爷,累了还是可以在货车上歇着的……

  

  此时,山上的林子算不上密,毕竟是通商要道。俗话说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除了面上偶尔露出几摞被踩得奄的草,算得上是平坦的大道了。叶修此时动不了灵气调息,体内的阴气混着灵气,在丹田里斗个不停,冷汗便随着热汗一起淌下来。

  苏沐秋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无缘无故就和叶修搭手输送灵气,未免显得有些引人注目,身后的人可不是瞎子。欲找些借口,只听护卫中的一人快步走到楼冠宁身旁,用刻意压低的、却正好足够全队人听到的声音道,

  “楼少爷,这附近有汪清泉,商队可在那儿修整之后出发,今儿赶些个儿,明日便能到了。”

  话毕,似乎连拉着货物的马儿们都同时打了个响鼻,车轱辘也不肯多转一圈了。

  叶修用近乎感激的眼神看了一眼黄少天乔装成的护卫,虽然后者只认为他是水土不服需要休息。

  楼冠宁也不犹豫,直接挥手,商队便转入了密林小道,行至小潭边。

  

  一行人终于是畅快了许多,打完了作饮用的水,便有人大大咧咧的抹起了脸,略略地洗漱了一下自己。

  苏沐秋往溪边走了两步,闻了闻阳光蒸腾出的水汽,没忍住轻嗤了一声,寻了个没人注意的地方捏了几缕灵气,手指往水袋轻轻一点,袋子霎时充盈起来。回来见黄少天也没有喝溪水的打算,便有几分警觉,装作是从溪中打来的水,把水袋递给了叶修,全装作没看见黄捕快紧皱着的眉头和望向这里不满的眼神。

  叶修显得意识萎靡,苏沐秋轻叹了一声“呜呼哀哉”,便捏着水袋往人嘴里灌下去,呛得叶修直咳嗽,却也回了神。

  体内,温和冰凉的灵力正一波一波的冲刷着他的经脉,像是沾上干涸土地的雨水,那与灵气搏斗了几个时辰的魔气终于被打裂,像是一块有纹理的冰,又顷刻间化为粉末。但叶修知道,它还会出现。苏沐秋正握着他的手,灵气独有的微光被掩在他的袖袍里,他眨眨眼睛,又把水袋凑了上去。

  

  

  *

    毁人不倦的出现并不突兀。

  几乎所有商队的人都被溪水中的迷药放倒,三位有些修为的少爷迷迷糊糊地撑起打架的眼皮,瞪着突然出现的一行黑衣人。

  商队的货物很多,仅凭黑衣人们无法运送回去,况且还是离蓝雨镇有五日路程,大部分人都没料到竟然有劫镖的如此沉得住气。商队的马匹虽经过挑选,却被黑衣人中的一位很快驯服,一车一车的货物渐渐消失在人视线。

  负责断后的莫凡抬起垂下的眸,眼中精光一丝闪过,手中的铁器挡住了几枚箭矢的攻击。

 

  叶修和苏沐秋本是尽责尽职地躺在地上装昏,却未想到义斩商会的如此倒霉——不仅被当做追查毁人不倦老窝的诱饵,更是遇上了这附近的山贼。

  山贼人数不多,纪律也不是很好,说说笑笑地从隐去身形的灌木后走出来。

  几人已经和莫凡交上了手,倒是领头的山贼小头头显得颇为悠闲得意,

  “哈哈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你倒也知道几句人话。”

  一个声音想起,装扮成护卫的黄少天站起,顺带还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瞅了几眼昏过去的少爷们。

  “很好,忍了这么久本大爷终于可以出场了。嗯?我才站起来这么一会儿就有人想上来挨揍了?一、二、三……十三,很好,十三个垃圾,怎么?你们是想要一起上?我看这点人不够看吧。我说你、没错就是那个话最多的,看样子也是个筑基的修士啊?可惜,本大爷一剑就可以——”

  黄少天侧身闪开,几个步点踩出,一拍腰间的剑鞘,霎时间光芒大绽、飞剑而出,带出一人溅出的鲜血来。

  “本来是对上毁人不倦那精明的小子,才要祭出的冰雨……”

评论 ( 1 )
热度 ( 8 )

© 千叶落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