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落景

兴致所致。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架空】荣耀奇谭(叶修中心)第五章

1.叶修中心架空向

2.感觉写成了all叶

3.本章主要出场:叶修 黄少天 莫凡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可以接受请往下↓



  *

  “嘿那边那位小哥,这胭脂可是不错的,要不要来看看买给心上人啊?”

  热闹非凡的大街旁时常有人叫卖,吆喝声此起彼伏。天盟山下的小镇风水极佳,百姓虽算不上富裕,却也是比起荒不聊生的边疆好了不知多少倍的。被喊着的青年微微偏过头,略带笑容的俊脸往那儿一暼,只见摊头的妇女羞红了脸。青年回过神微微垂下眸子,恰是深思忆往的样子又令人有些揪心。

  叶修摸了摸下巴,有些生疏的手感让他不经心里嘀咕。

  沐秋易容术这般了得?早知道该问沐橙借面镜子照一照,还以为为了避免注意会描得普通一点呢,不过哥本身就是风姿绰茂……

  正是腹诽完,望见不远处有买糖人糖画的,青年便加快了些许脚步去,用着与往常不同带点青涩的问道:

  “这糖画怎么卖?”

  画糖画的是为大爷,手艺很是精妙,各种动物栩栩如生不说,竟是连人也是几分相像的。瞧那摆在外面观赏的,可不是在一旁吵闹玩耍的孩童嘛。老人头也不抬,听着声音笑道:

  “动物三个铜板,人物五个铜板。”

  “嗯……得了,帮我画个人吧。”

  老头儿应声,听完叶修的话儿又沉思了一会儿,才用那铁勺儿舀起一勺晶莹琥珀色的蜜糖,手腕上下翻飞……

  不久,当穿那白底红边的青年微低下头一口咬上糖画的时候,天盟山上的某位半仙突然觉得脸疼。

  

  *

  苏沐秋将视线重新放回那藏剑阁层楼远眺的景象中,白云翻滚,太阳暖暖地给撒了下来。此时房门微启,恰是冯仙人答应的每日一餐的小弟子来了。

  “哟小邱啊?”

  闻声有些诧异的少年将手中的木盘放在了一旁的木桌上,才行了礼。

  叶师兄今天怎的规规矩矩的坐在椅席上看风景?……

  “哥…我今天没什么事做,就在这里等你咯?不过也没什么事,你就先回去吧。”

  “……是。”

  苏沐秋望着阁下身影的离去才淡淡的转过身将那披在身上的衣袍撤下,脑中仿佛又响起那蛮不讲理的声音。

  “你这是不负责任!堂堂天……”

  “怎的不负责任了?他们想,我也想,大家都好都舒坦。”

  “那你是准备怎么应付那邱非小师弟?别说什么蒙混过关啊人家也是……”

  “沐秋啊你和不和我走?”

  “……不去,随随便便游荡成何体统……”

  “是吗,那很好啊。有种观念,叫做……先入为主。”

  叶修换了紧身的衣着,也不知从哪里弄来的白底红边的素衣,淡笑道:

  “不知沐秋还能不能祝我一臂之力?”

  “……祝你下山被抢荷包。”

  

  *

  “怎的会有这般巧事……”

  霎时,黑发青年被撞了个踉跄,虽是反应极快,却还是被摸走了腰间的包裹。

  本是一转脚步去追的,却见那令人印象模糊不清的少年身影以极快的脚步,转入了一旁的小巷。

  “你等等!没错我看见你了就是那个衣领立的很高的小子!没错啊很嚣张啊竟然敢在天盟山脚下作祟,为了喻府的信誉我也不得不把你就地正法了啊……你等等等、跑什么跑什么!没看见我都出马了吗?你其实也是毁人不倦那小子底下的吧!对吧……”

  “我…抢劫……”

  叶修还没呼喊出声,只见一极快的身影从他身旁略过,脚尖如点水一般轻快迅速,瞬时间便赶过自己冲上前去,同时在耳边留下一堆混杂不清的青年嗓音。

  黑发青年捏了捏紧手里的糖画,系了紧些背上的包袱,向前奔去的同时在心底腹诽:

  一个一个都欺负哥轻功不好啊行啊,你们狠,等哥追上了看哥怎么用技术虐你们……等等,听周围人说那比街边小孩还吵吵闹闹是黄捕快?那么哥已经到了喻府管辖的地方了……

  小巷之所以得名,无非是因为它的错综复杂。叶修掂量了一下现在回天山盟被发现的几率有多大,去店里打打小二的工资有多少。一狠心,便踩着那有些湿滑透寒的青石板进了这居民区。

  这般景象是在天盟看不到的。

  青年只见那用早晨刚打来井水洗面筋的大妈被撞翻了盆子,在那巷里的孩童被撞倒正哭个不停,青年知道他选对了路。

  如此富有生活气息的景象令人身心一震,若是一些文家笔墨的书香弟子,未免不会惆怅感慨一段时间。而我们的叶大师兄,只得感慨道真是出师不利,若是自己未和冯仙人上山,会不会也是在这里娶妻生子……

  正想着,就见那巷尾出的俩人正斗得激烈。那少年似乎不过十岁的样子,青年正将他逼入死角……

  这场面怎么这么怪异呢。

  叶修刚出声,就见青年已经擒住了小贼,随手一扔将荷包丢还给叶修,

  “我说,看兄弟这副模样是刚来天盟城吧。哎我说呢,一副书生文弱的样子,小偷可就找你这种人下手呢,下次注意点啊,别再被顺了荷包,不过顺了也没关系,来我们衙门铁定帮你找回来!”

  “那还真是多谢黄捕快了……”

  话音未落,却见一枚四方的利器勾住了荷包,几枚若隐若现的细丝将包裹在空中划过诡异的弧度,带着东西落在了一黑衣人的手上。随着叮咚几声,叶修早已亮出千机伞,将飞向黄少天的手里剑全数挡了下来。

  同时,那孩童灵巧的一倒翻身,竟踩着青年的肩膀上了墙头,脚步飞快,几下便跃到了黑衣青年的身旁。

  一大一小两身影,都蒙着半面,倒是眼神在阳光的照耀下却显得异常清澈。黑发青年突然觉得黑衣人有点熟悉……

  “毁人不倦你等等——!”

  “别追了,追不上。”

  叶修望着在房顶上跳跃着的人,千机伞一挥便挡下了黄少天,

  “对了,黄大人是不是说过丢了荷包可以去你们衙门找回来?”

  咦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奇怪呢……

  “我说的是帮你找回来。说起来,不知兄弟何名何姓?来我们府上一趟把丢失的东西给登记了吧。”

  黑发青年只得收起了笑容,在心底想着苏沐秋曾帮他装了哪些东西在荷包里。

  

  *

  “你丢了些什么?”

  叶修看了看站在旁边望屋顶的黄少天,又看了看面前负责执笔的青年,

  “大概……若干锭银子和一张千两的银票…还有一串樟木的手串儿吧。”

  执笔的青年似乎非常幽怨的看了叶修一眼,后者浑身一凉,只听见黄少天对旁边腿快的负责传话的小个子说:

  “又是个大案子了,让城里的商铺都注意了,暂时不收那千两的银票。”

  又转过头对他道,

  “行啊兄弟,看着模样是准备在天盟城按家当了?我和你说,天盟城真是一个好地方………不如就先住衙门里吧,东西肯定帮你追回来。”

  等听到了重点部分,叶修换上些许读书人的笑,谦谦道:

  “那就麻烦黄兄了。”

  本以为对话会就此结束,谁知那青年姗姗又开始说了起来:

  “不知叶兄是哪里人?怎的会想到来天盟城?虽然这里的确是个好地方……还有那面盾?怎的看都不像是什么武器啊锅盖啊,倒挺像吧伞的,不过伞怎能用铁打的?你看那伞得多重,不如拿出来让我瞧瞧?哎我说刚才怎的就见你拿出来了呢?你放哪儿去了呀……”

  叶修摸了摸挂在腰间的金属制箱子,敲了敲耳朵再也维持不住那谦和的笑容,加快了脚步道:

  “哥的来历不能说,况且本来就住天盟城。而且那伞万一给碰坏了你赔吗,我那儿……下酸雨。”

  “哎叶兄你这可就不厚道了啊,我听说那北方下酸雨什么都给泡烂了,特别是金属器皿……哎你等等!跑这么快做什么你认识路吗?认识吗认识吗?难道认识!……”

  

  “黄少——!”

  一声童音传来,青年眼中顺时划过厉光,身形往旁一躲。却不料那孩童也是精明,竟在起脚前一顿,堪堪骗过了捕快后一扑。欢快的勾着人脖子怎的摇晃都不肯不下来了。

  “小卢下去下去,重死了。你还知道回来啊我还以为要把你卖给微草堂府了呢!还有,没看到有客人吗……”

  “小卢,下来。少天巡逻了一上午也是累的。”

  “是——大人。”

  待黄少天终于回过神,却只见得那远处的客房已关紧了门。

  “哦,刚才那小哥脚下生风,也是会些许武功的。怕是被少天说烦了吧?”

  那被称为“大人”的男子轻轻笑道,温和的脸加上不满不紧的语气,这就是衙门县府的喻文州。

  另外,那孩童便是天盟城第一捕快的徒弟,卢翰文。

  

  *

  午后,正是饭时。

  一阵略显急促的敲门声传来,叶修将扣紧门的木板取下。

  “听文州说你会武功?你知道的,我们习武之人都会进行互相切磋而增进自己的实……”

  “嘭。”

  “等等,看你像个读书人不知道打断别人说话是很没礼仪的吗,我就给你讲讲那小偷的大致情况,至少让我进屋啊我保证长话短说……”

  “咔吱——”

  “……换个人来。”

  “嘭。”

  

  叶修轻啜着不知从哪里拿出的清茶,看着桌对面微笑着的人正作着差不多的动作,笑道:

  “久仰喻大人之名。”

  “那如少天所说,我就长话短说了。”

  站在坐在一旁的黄少天心思复杂。

  也不知怎的,黄少天带些怒气的回到房屋里找人替自己去时,那喻文州竟拉过自己来了。怎的对叶修这般客气呢,难道是文州的熟人?看样子也不像啊再说我才是文州的竹马嘛,说起来小卢那家伙还真是准备从文了?上次去找他还见他趴在学堂窗外向里张望……怎的见他习剑从未这般刻苦啊……

  想着想着竟失了神,喻文州推了推黄少天,让他接话介绍毁人不倦。

  “哦——毁人不倦是个挺著名的拾荒者啦,说起拾荒,其实不然。他的手下一般都是些小孩子,那小孩的武功路数似乎都是他所教授的。天盟富裕,商队非常之多,周边却环山丛林密布,很是凶险,也有山贼的。那不是有个挺著名的山庄吗?叫霸图山庄,一般大型商队都是要叫天盟山的子弟担个镖什么的,我说天盟山管的还真有点多……”

  “咳、少天。”

  “嗯——是那毁人不倦偶尔会劫人,谁都劫,又或者是两方打起来了,他拾荒黑人的更开心……年时也快到了,怕他们是按耐不住手脚,先从小偷小摸做起了,我们已经贴出告示让各家防范啦。”

  “那……何不来一次大搜捕?”

  叶修拖着下巴,眼神出奇平静的看着两人。


————————————————————————————————————

总感觉写不好喻队。

叶修举起了火把。

再想伞哥要不要写死。


评论 ( 1 )
热度 ( 5 )

© 千叶落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