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落景

兴致所致。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全职/周泽楷中心】凛风

1.周all

2.试稿800+

*可以接受请往下↓


  青年抬起手,此时周期性的巨大海洋风暴在他手指所概括的地方快速形成,不计其数拥有猛烈且强大的水分子互相撞击着拥入掺杂在飓风里,他淡色的视线凝望着风暴最中心的某个极为深邃、久远的焦点,浑然不知气温骤降。

  知道他呼出一口气,看着水蒸气瞬间凝为冰碴落在晃动剧烈的船甲板上。

  青年把睫毛、头发和兜帽上积攒的冰晶抖掉,以极其轻快地矫健步伐转身走进了发出嘎吱嘎吱的、响亮摩擦声的船舱走去。

  这不是一艘大船,属于轻便型穿梭艇独有的、刺耳的橡胶声不停钻入耳廓,黑发青年甩甩头,集中注意力让自己不要去注意金属甲板间用来减轻撞击的黑色始作俑者。他使劲关上厚实的轻金属钢门,诧异地注意到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心旷神怡的茶香。

  暖和、温和的,醇厚又不显得苦涩。

  “我添了蜂蜜。”

  江波涛解答疑问般,把属于周泽楷的保温瓶塞进了青年怀里,后者自顾自地掂量了一下金属瓶,摁开了瓶盖,抿上泛着热气的瓶嘴。

  “到现在还是热的,老板推荐的保温瓶商家也真是不错。”

  他把黑发青年的兜帽翻下来并且整理好,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不过太可惜了,船倒是也太吵了点。”

  江波涛接着说,皮靴在转身时有些笨拙的在甲板上踏出好几声,他抓着固定在淡蓝白色墙壁上的钢制栏杆,踉跄地向前进步着。周泽楷看了看,他是准备去窗户那边看看。

  他将保温瓶塞进绑得很紧的腰包里束好,抓着栏杆的稳健步伐与先前的人形成了鲜明对比,他走到对面的窗台。

  视野里凛然的骤风依旧,依稀听见冰晶砸在玻璃上发出的砰砰声,像极了一个有力的拳头搏击着这层微薄的防御,渴望为眼前那令人畏惧的生命体打开死亡之门。

  是的,令人畏惧。青年骨节分明的手权然轻置在腰间枪口通红的机械上,难以掩饰的强红色光线透过精心缝制的软制皮革散发出来,他修长的手指永远放在那散发些许热度的保险栓上。窗外骤风叫嚣着,妄图以其浇灭这份热度。

  “碎霜……”

  青年喃喃念到,不顾轮回的副队长投来略显惊讶的目光。他开口,声音有些沙哑却显得稳重、宛如茂密树海深处潺潺的涓流吸收了那翱翔天空雄鹰的一声嘶鸣,他扯破黑暗,撕碎迟疑,踏过破空。他说:

  “我可以。”

评论
热度 ( 7 )

© 千叶落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