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落景

兴致所致。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Critical factors关键因素03

1.本来都想好了结局我又不想虐伞修怎么办急在线等。

2.已经是周更了吗明天看情况x

3.伞修ONLY 

4.文笔烂 可以接受请往下↓ 





*

而在行色匆匆的逃亡人群中,带着孩子的母亲是尤为显眼的。

在这片即将成为战场的地方,苏沐橙闷声不响的裹着块围布,小跑着跟在握紧手中器皿念着经文的老年修女的身后。

她们很幸运的赶上了一班客船,几乎是在船离开曾经繁荣的码头的那一瞬,远处的城镇入口发出那一声巨响,悉数的碎石纷纷扬扬的洒下,爆发出来的怒吼声,恐惧的尖叫以及咒骂淹没了修女祈祷着的希望。

少女亲眼看见一直被恐惧以及紧张感的群众所做出的行为。

他们推挤着上船,不惜将身旁的人撞进海里。他们大声喊叫着,就连昔日的好友都给予对方用尽毕生力气的拳脚。

缩在甲板上木桶的后面,她听见轰轰响的、锈迹斑斑的马达齿轮奋力旋转着的声音。

船要开了……

老修女护住她的眼睛,她只能听见毕生所未见过的场面。

她听见孩童们被撞翻在地的哭声,被淹没在嘈杂里。

她听见年轻恋人在断断续续枪声中指责对方的废物、无用以及让人失望,接着抛开对方,硬底鞋咚咚踩着砖头慌忙离开。

她听见年老的夫妻轻声碎语,他们小心翼翼的说出了道别,之后他们挪着步子与抱着的嚎哭着的婴儿一起沉入海底。

简直就像是恶魔一样……!

少女为这与生俱来的优秀听力感到难受,以及无奈。

她想着,如果自己的哥哥还在这里的话,他会为此痛心吗?

她被老修女紧紧护在怀里,她们之前所做的站位非常安全。

 

苏沐橙似乎在视野即将被翻涌着的海水和灰暗天空充满时,看见了身着白色风衣,深褐长靴的青年帝国军洋洋洒洒的站在城里最高的钟塔上扔下一片弹雨,接着炮火声淹没了小小少女的脑海。

“没事的沐橙,我会保护你。”沉入睡意的苏沐橙迷迷糊糊的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苏沐橙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微微发亮,她揉了揉惺忪的双眼。

撑起身体,手摸到的是床板侧面未打磨光滑的倒刺,她咬了咬牙下定决心似得从床上蹦下来,踩着一张薄薄的布料抓起已经被整齐叠好放在床边的衣物。

她褪去身上单薄的连衣裙、换上棉布衬衣、束腰长布衣和皮革背心,接着她换好过膝的绑腿、以及厚实的手套,最后套上皮革制的长靴。

 

苏沐橙小心推开会嘎吱嘎吱响的木门,映入视野的是躺在沙发上,哥哥苏沐秋带回来的“迷失者”。

她也听苏沐秋讲过这方面的故事,某些时候人们总觉得这些故事是能给人带来心灵的慰藉的,仿佛信仰一般。大概讲的是:很久很久以前人类还未发生战争时,上帝把挑选出来的人类扔在一个普通人无法到达的地方生活,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偶尔会在树海深处亦或是残破的航海船等等上发现他们的踪影,他们所到之处会经历净水洗刷,之后那里的人会和平安详的生活下去。 诸如此类,苏沐秋知道的故事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他温和平稳的语调总是能把每个场景都描绘的淋漓尽致。

 

小步挪到沙发旁边,少女歪了歪脑袋、凝视着对方少有的黑色头发,他的眼睛像是眯着一样,呼吸平稳的没有一丝起伏似得。 她不由得摸了摸对方的头发,发现洗去沙土后的发丝滑溜溜的又很柔软,像极了以前她曾在树海里见到过的棕毛狐狸。它的四肢很灵活,眼睛透露出警惕却又犹豫的神色,而且尾巴非常柔软。

苏沐橙不由得伤感起来,因为她每天每天都去森林里给小狐狸带去吃的,最终引来的村庄里大人的关注,直到某一次她躲在树丛后,看着村里的猎人们嬉笑着在全身还在痉挛抽搐着倒在血泊中的小动物前兴致勃勃的讨论交易。

那柔软舒适的手感最后变成了几枚货币。

从小的经历让苏沐橙锻炼出良好的心态,她无奈的笑了笑又蹑手蹑脚的走向后门。

几阵水声后,少女又轻轻地推开屋门,从房间里拿出什么东西摆在沙发前的茶几上。

一阵方向不同的关门声,厨房内她拿起砧板上出现的新鲜食材,挽起袖子,双手剥离着蔬菜不需要的部分,手指灵巧地就像把火药装在左轮弹壳里一样。

 

叶修在厨房门关上的那一刻就睁开眼睛,他长舒一口气。

他额上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刚才一股不信任感是毫不犹豫的从心底涌出来,凭着出色的精神力硬是摆出了熟睡时安稳的表情。 叶修抹了把汗,甩甩手后解开扣子换起了药用绷带。

他在军队里见到的杀手自然是很多的,隐藏杀气往往是最最基础的一项,他没有理由不去怀疑习惯性把微笑挂上脸的苏沐橙。然而事实证明她是一个普通人,叶修先前曾想到或许对方是刻意不抑制脚步声和气息。 毕竟他的哥哥,可不是这么容易让人信任的。

短暂的喘息让大脑清醒了许多,叶修习惯性的抓了抓口袋,却发现自己的外套早已被埋在了密林深处。叹出一口气,叶修拿起桌上的叠放整齐的布料轻轻推开了后门。

 

叶修还未见过自己所处村庄的样貌,但他肯定自己是不会再被军队费功夫寻找的。

即使他在帝国军里曾经担任过队长职位,但仅仅是几年,战争规模越来越有发展成打战场的模式。帝国和联盟已经不是打游击或是窃取情报,已经是单纯的人多拼人多了,这对地位牢固的帝国军无疑是有优势的,联盟也不知道近些年在干什么,倒是有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趋势。最终还是以攻待守吗……

叶修曾带领自己的小队作为支援部队清扫战场。

他在敌方残兵败将逃跑时用随身携带的刀片扎中对方颤抖着的脚踝和小腿,直至对方倒下用手中乌黑的钢制品了结生命;也亲眼看到过老兵们笑谈着自己的人生后扣动扳机;当然,也看到过自己小队护送的机密情报出现在敌方手里时对方狰狞的笑容。

因为功绩,自己堪堪躲过了被击杀的命运,也因为掌握一定的情报也,不得不呆在军营里。

之后自己的职位从上校级的特殊部队队长变成了下尉级的新兵训练官。

  帝国军的新兵每一年便被他送走一批,宛如机械工厂一般快速量产,他们只注重数量。

往往仅仅是打了一年照面,之后便从未再见过。

 

叶修看着眼前风景可以用宁静来形容,泥瓦房后围绕着稀稀落落的树林和用干枯竹片所绕出的一小块菜地,菜地里种着像是番茄和马铃薯茎叶的植物。不远处有一口制作的略粗糙的井。

冰凉的井水浸着柔软的布料清醒了有些混沌的脑袋,叶修摸了摸自己腹部被枪弹所弄出的血窟窿,依旧有些生疼生疼的。

不过那个人带回来的药膏倒是挺有用的……

叶修摸了摸下巴想起了天还蒙蒙亮时自己被玻璃瓶砸醒的事情。

青年微微舒展了下躯体,又灌了两口清水,随手弯腰折了根草茎叼着就进了屋门。

 

叶修撇撇嘴吐掉了口中的草叶,微微的说话声从房屋内传来。从音色上辨认出靠近后门这边的是苏沐秋,而另一边……似乎是个男性中年人,但对方未经掩饰的气息证明中年人身旁还有一个人。

推开本来就半掩的屋门,叶修显示看到了苏沐秋有些异样的神情,眉毛有些皱着却是摆出温和的笑容,眼睛有些复杂的光芒像进门的叶修这边看来,接着他抬起手对着了中年人,“Thomas.”他转过头看了看又说,“Leaf.”

被称为Thomas的男人爽朗的笑出了声,他浑厚的声音却令叶修觉得有些刺耳,“你好啊Leaf先生,这个村庄欢迎你。首先……我想先要确定你的能力吧,你的伤好了吗?”

“不能算太好。”Autumn抢过话来,“那枪是我打的,我自然知道它的程度。不如先说他该如何安置吧,Thomas先生?”

“嗯……”中年人似乎是思索了一会儿,“在你这里不行吗Autumn,或许我该播一部分费用来扩建你的房子,不过你也不需要过多的土地吧?”

“不得不说你是对的,Thomas先生。不过出于对Orange的担心我也不能将他安置在这里。”

“哦……好吧,那么就遵照Andrea夫人的意愿,将他安置在她们家里吧。”

Thomas微微转过头看了看身旁要求一同前来的中年寡妇,她眨着眼睛、抿着薄唇,说:“哦——感谢上帝,我想Aimee会喜欢和他相处的。”

 

这时,Orange推开厨房的木门从里面端出几个杯子来,动作轻缓的将咖啡摆在了茶几上。

少女将托盘塞给了自己的哥哥处理,拉着黑发青年的手便像前门拖去,“我得带你去了解了解村子。”

说着她便拉着Leaf小跑跑出了门。

 

Autumn抱着托盘不由得浮现出无奈的表情,他看着被震惊覆盖脸部的中年人,开口说:“可是Orange好像很喜欢他。”

青年无奈的把托盘放到了茶几上,接着说:

“因为他的头发很软。”

 

叶修仅仅是以快步行走的速度便追上了少女沐橙的小跑速度。

他还留了个心观察了下周围。

早上的这个地方并不热闹,但路上总会有行人笑着向气喘吁吁的Orange招呼着早安。也会有在主干路土坡下已经开始劳作的村民、背着许多包袱前往集市的马车和已经决定好去哪里探险的孩子们。

叶修身上除了皮靴、长裤、衬衣和苏沐橙带出来给他的长袖外套没有任何东西。青年默默地看着手撑着膝盖粗粗喘气的少女,“Orange?”

“嗯!?”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少女甩了甩头,说:“Leaf先生还是和我们住一起比较好。”

Orange低头看着脚尖,重心不停的左右交换着说,“我并不是很喜欢Andrea夫人,她家里的Aimee姐姐也是,虽然的确是长得非常好看……我是说,你是个好人,哥哥想的真是太多了。”

她又踌躇了一会儿,“Aimee姐姐家里不适合Leaf先生居住,我是认真的……不过她家的花园是很漂亮。对了,跟上来,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

黑发青年揉了揉脑袋快步跟上轻快跳步着的少女,对方根本没给他说话的机会。

 

叶修大概钻入稀疏的林间、走了约十分多钟时,隐隐约约的看见苏沐橙所指的方向闪着光。

他们早已偏离村子的主干道进入了树海周边地区,拨开错杂的树枝,叶修看见了一条不宽不窄的小溪涓涓的隔开茂密的树丛。

清澈的水流在早晨阳光的映射下折射出璀璨的光芒,照在微微发绿的树枝叶子上。

叶修跟着苏沐橙来到溪边,看着对方捧起一手水洒在草丛中。

灿烂的笑容就像是耀眼的阳光一般。

 

“叶修哥哥,你听说过人鱼的故事吗?”苏沐橙兴致勃勃的说道,“哥哥说过,人鱼的性格标志就是头发……拥有一头又长发质又好的头发的人鱼往往地位会很高,也会很善良很强大。”

“所以叶修哥哥肯定是好人!”

“呵呵。”叶修哭笑不得,“……沐橙一直和你哥哥生活吗?”

“是啊,不过。是前年,我们才真正能够在生活一起的。”苏沐橙踩着溪中凸露出的石块立于水面之上,像极了水中的精灵。石块湿滑,她的动作却不见丝毫拖泥带水,显然是极为熟练的。

叶修低头看了看水流,很急、却不深。

  一会儿功夫少女便已达到了对岸,她笑着、却是因为脚下湿润的土壤一滑。

  “小心点啊沐橙?”温和的声音和宽厚的手掌扶住了少女的肩膀,声音的主人无奈的看了看河对岸的黑发青年,犹豫了一会儿又开口道,“你好。”

  他顿了顿接着说,“记得买点生活用品和药再回家,钱在这儿。”

  叶修伸手接住了丢来的皮革布袋,向青年扬了扬下巴,“路上小心。”

苏沐秋一点都没有搭理对方的意思,他拨开自家妹妹遮住眼睛的长发,“沐橙,带那个伤患好好逛逛吧。别让他哪天迷路了不认识屋子。”

“嗯!”少女用有些惊喜的声音应答了,“哥哥路上小心!”

“嗯。”苏沐秋对着她笑了笑。

黑发青年甩着钱袋被晾在了一边。


评论
热度 ( 12 )

© 千叶落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