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落景

兴致所致。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心极光(伞修短篇)

1.短

2.段子

3.脑洞太大救不了

可以接受请往下↓











01

  “你有烟吗?”

身着及膝斗篷的褐发青年听见他这样说。

  “没有。”

他回答,“我不吸烟。”

  “那很好。”

他看见他折了根草叶茎叼在嘴里,慢悠悠的说道,“我能跟着你吗?”

  “……”

  

02

  “我想起了与你相遇的时候。”

苏沐秋慢慢的说,月光透过废弃教堂残垣断壁所支起的彩窗、印在他的脸上,他用手指捻起半湿不干的沙土、揉捏着他们,最后看他们由肢体缝隙中重新回到地上,“更糟糕的是,我一遇到你、就像现在这样下起了暴雨。”

  叶修听着他慢慢的语调,并不准备回答。黑色的双眸抬头看着顶窗,他感受到背部磨蹭着粗糙的大理石面挠心的难受、却没做出什么多余的动作。

  教堂的破败屋顶因为苏沐秋的魔法而挡住雨滴,所以叶修也只能看见密密的骤雨落在透明屏障上所漾出的层层水纹。

 

03

  苏沐秋看着他丝毫没有掩饰的笑容,开口带了些无奈的语气:“我想现在可以告诉你,我去找魔王的原因了。”

  叶修终于把眼神赏给了他,嘴角依旧是满满的笑意。

  “或许你会笑……但你现在不准。”苏沐秋继续说,“我有个妹妹……她得了一种不可能治好的病,你也听说过的吧、魔王的心脏可以实现愿望……”

  语速不自觉得加快,脸上写满了焦虑的青年目光凝重的看着叶修。

  “我听说过。”他肯定地说道。

  “……谢谢。”青年握住了他的手,“或许我可以教你些魔法……”

  叶修摇摇头,“我只是离家出走而已。”

  

04

  “别看。”

  苏沐秋手里抓着发出滴水声的源头。

  “你不能看。”

  青年又加了一句,随手把刚才解决掉魔兽的心脏扔进了草丛,转身往小溪的方向走去。

  

05

  “其实很久以前就想问你了,沐秋。”一只拥有深褐色瞳孔的猫这样说,“为什么那么可怕的怪物、你都敢杀,却把晚饭的兔子放走了?”

  “……”青年笑着帮手里有些魔化的家畜理顺了毛,“这和我收留你的原因是一样的。”

苏沐秋笑的和清晨的阳光一般温暖。

  “还是快点抓鱼吧哥们。”叶修悠悠地甩给了身旁友人一根磨得尖锐的木叉,嘴里叼着青年从城里购回的烟草,“哥饿了。”

  “噗。”两个声音的主人连忙转过身去掩饰笑意。

 

06

  苏沐秋有些无奈的看着纸包里采购的东西,他好像已经习惯了购买气味清淡的烟草和猫薄荷。

  叶修走在他的身旁,手提袋里拎着新换洗的衣服。

  “你为什么这么喜欢风衣?”黑发青年下意识的问出了口。

  “这和你为什么喜欢吸烟一样。”苏沐秋对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和我为什么喜欢你……以及小薄一样。”

  青年抚摸着在怀里与纸袋一起的猫咪。

  叶修顿了顿,接着抱过了猫咪说,“其实我并不是很喜欢宠物。”

  温顺的动物翻了脸,给黑发青年虚白的手臂留下了两道红印。

 

07

  “或许你该考虑和小薄好好相处。”苏沐秋脸上挂着满满的忧郁气息,“要知道,我们是一个团队。”

  “不。”叶修说,“我们不只是团队。”

  “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接着,苏沐秋无奈的笑了笑,用烟草堵住了黑发青年就要张开的嘴。

 

08

  魔化兽的狂暴化毫无征兆,当苏沐秋抱着叶修连滚几个圈才脱离了它的攻击范围。

  青年只好扯下了斗篷,露出了它最熟悉的样子,露出了它最想攻击的目标。

 

09

  “叶修能被树敲昏过去真是太好了。”苏沐秋拖着有些破烂的衣服下摆继续说,他面前是是一只体型比普通人大出十几倍的猫科魔兽,

  “你知道的……我们还会在见面的。”在地狱里。

  “真的很谢谢你。”谢谢你陪了我们这么久。

  “对不起。”没能够救你。

  “再见。”……

 

  黑发青年倚着倒下的树干听完了对话,伸手接住了苏沐秋摇摇晃晃像是要倒下的身体。

  “对不起。”他的话夹杂着一股淡淡的烟味。

 

10

  “你知道极光吗?”苏沐秋说,“太阳带电粒子进入地球磁场,在南北山脉尽头的高空,夜间出现的灿烂美丽的光辉。”

  青年用手比划了,像是准备描绘出大概的形状,“魔王就住在极光下皑皑白雪的山脉中。”

  干裂木枝所燃烧而发出的噼里啪啦声伴随着夹杂冰晶呼啸的风声传进叶修的耳朵,他抓住正在侃侃而谈青年的手,将手心贴在了自己有些发红的脸上。

  “呼——真冷。”嘴边星星火点最后也熄灭在篝火里。

  青年突然停止说话,将双手都盖在对方脸上。

  “明天傍晚我们就会到了,你难道还准备跟着我去打大BOSS吗叶修大大?”

  “这是当然的。”叶修加了几根柴继续道,“哥负责划水。”

  “或许你可以考虑冻死魔王。”苏沐秋无奈的笑着。

 

11

  “他是我的朋友,叫陶轩。”

  苏沐秋说,神色平静:“几年前他为了家世事业来到这里,当时他带了很多人。”

  “很多魔法师,也有很多猎人。”青年补充道,“可现在只剩他一个人。”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魔王。”叶修接着友人说。

 

  他吐着袅袅青烟看着他利落的划破对方胸膛。

  他听见他说,“请给我妹妹苏沐橙一个健康快乐、幸福长久的未来。”

 

12

  他看见他吐着大块大块的血块,仿佛连内脏都要吐出来。

  他看着从对方风衣口袋中掉出的羊皮纸卷。

 

  「其实我早就知道,在看见陶轩表情的那一刻就知道了。」

  「就好像天上不会掉馅饼一样,」

  「我会变成魔王。」

  「阿修,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阿修,加油。」

 

  叶修看着青年的的眼神逐渐变得犀利,耳朵、指甲开始变长变尖的友人,莫名的笑出了声。

  “或许你没有猜到我的觉悟有多高。”

  他这样说。

 

 

 

#13#

  “我从没想过你会这么没下限。”苏沐秋看着浑身血污踩着地上不明肉块的魔王,也用同样的眼神看了看自己修长苍白的手,“你和我说的话太少了,真的太少了,以后你要多说点话。”

  “现在我们是两个拥有人类意识的魔王了。”黑发青年嘀咕着怎么没长出帅气的角来,继续说:“牛不牛?哥出手,妥妥的坑死这个世界的造物主。”

  “是啊是啊叶修大大最厉害了。”苏沐秋摸了摸自己已经碎成渣的上衣,看了看地上自己的各种内脏:“竟然像对付鱼那样对付我,你是要把我做成鱼馅饼吗?”

  青年看着对方发自内心庆幸的笑容,十指灵活的卷起一根烟,“我还要把你这个馅饼卖到我家去。打魔王的旅途结束了沐秋大大,现在回我们的家去看你的妹妹还有我的弟弟吧。”

 

  “其实,我刚才就已经接到了沐橙传来的魔法波动……”

  “……”

 

#14#

  “我真该说阿修你的良心是不是都花在把自己的弟弟放在那样一个环境中培养了!”苏沐秋在主城的街道上语速极快的说着,长皮靴蹬得大理石地面直直作响,“果然是亲弟弟!”

  “那沐橙难道不是亲妹妹?”对方回了个极其嘲讽的笑容。

  “是!当然是!”青年继续感慨道,“还好阿修你离家出走了……要是你也变成那种样子,还是个心脏……”

  说着他打了个寒颤。

  “怎么,被哥的帅气吓到了?”叶修摸了摸自己用沐秋的魔法掩盖后依然有些尖的耳朵。

  “……你的下限到底还有没有?”苏沐秋半天才说出一句话,“但是,我挺开心的。”

  叶修看着对方嘴角的弧度,淡褐色的眼瞳因映射出午后的阳光而泛着淡淡的光芒。

  柔软的发丝被压在白色的帽檐下,有些青白的手握起了拳碰了碰叶修的胸口,又有力地扣在自己的心脏处。

  他的嗓音像树海中百鸟振翅掠过上空的破鸣声;又像常年干燥的寒风吹过常年湿润的钟乳石山洞。低沉而又悠扬、宛如晚秋时夹杂着落叶的风。

  “能够认识阿修你,真的是太好了。”

 

 

 

 

 

“我也是。”

掩饰不住的、满满的笑意。


评论 ( 2 )
热度 ( 9 )

© 千叶落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