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落景

兴致所致。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何其匆匆02

  

1.伞修双花喻黄林方什么什么的脑洞根本救不回来

2.HE尽量更不会坑..的吧

3.世界观魔性求别在意细节

4.OOC严重

4.哎我就是新建了lft弄点博客充充门面我赌五毛没人看←

废话听完了请往下↓






苏沐秋和叶修的第一次正式见面是在地摊上,那时候叶修正在卖杂物。

  这里的人一般会在周末选择上集市出售些自己不需要的装备或者材料 之后收购些药剂和道具,当然苏沐秋也是他们的其中一个。

  苏沐秋喜欢周日明媚的阳光晒在黄泥土地上透露出来的气息,那是城镇的味道。

 “要说为什么出售杂物…那当然是为了赚钱养家糊口啊,为什么收购药剂…那当然是为了保命嘛,安全第一。”他曾这样信誓旦旦的教导着年幼的妹妹苏沐橙。而苏沐橙一知半解似的回应了个笑脸就担负起了自家哥哥给予的看摊子的职责,并且遵照哥哥的话一律明确标价,从不让人砍价。

  因为这个嘛…沐雨橙风也在摆摊区的名字也挺响亮呢——经常出售平常人难以得到的材料,并且从不让人讨价还价的枪炮师。

  苏沐秋笑了笑,对此表示这不是坏事。

 与自家妹妹交易完了辛苦了一周的劳动成果,尚且少年的苏沐秋就开始漫步在集市祸害各个店家,并且思索着怎么向沐橙抱怨『最近物价越来越高银币都要不值钱了啊!』的事情。

  然后苏沐秋看到了叶修...摊子上的装备,是一把全身素银白的长矛,无比眼熟。

  “哎我去这不是我做的武器吗!”沐秋踩着步子就走到了摊子前,迎来的是少年摊主的一个白眼,“哟呵大爷你的?来来来打个折20w金收了去吧。”

   苏沐秋觉得这位摊主挑的地方绝对是一个摆摊的绝佳位置,树荫整片整片的洒在地上,光线透过树叶间细细密密的缝隙透下来,累了靠在树干上打个盹歇息一下也是绝对没问题的,谁让城镇不允许伤害和偷窃事件的产生呢。

 他看了看少年一脸欠揍反而嬉笑了出声,“哟小子第一次摆摊啊?你当别人傻啊不懂物价,依哥的眼光看来这银武的材料+手工费+坑人费也就10w金。”说着还想伸出手去戳戳那里越听表情越古怪的少年的脸。

  阳光明晃晃的照在沐秋脸上,连带着他淡棕色的头发和眼睛映在少年摊主的眼瞳里。

  “呵呵。”却被一战矛打掉了手,“笑话,哥坑的就是你这种傻子。”少年一脸嘲讽的笑容顿时让沐秋僵了僵。意外老陈夹杂着讽刺意味的嗓音,他却从里面读到了真正属于小孩子的别扭...有点可爱。

  哎,现在的小孩啊……

  “好好,你叫什么啊哥给你普及一下坑人知识。”回过神来的沐秋笑得更欢,顺便还在心里表扬了一下自己乐于助人正直善良。

  少年觉得眼睛被晃得生疼,索性不去直视对方用手臂挡了挡,吐出字来,“……叶秋。”

  “你好啊叶秋小弟,你叫我大哥或者…嗯,秋木苏就可以啦!”苏沐秋笑得无比欢快。

  叶秋直接送人了个天击。


  几个小时之后,沐秋发现或许叶秋比自己想的还要狡诈多了……狡诈。 

  在外面解决晚饭时真是要多坑有多坑点了最贵的吃饱了还不算竟然还要外带,撑死你算了。苏沐秋愤愤不平的想着。

  被坑了一顿饭后,飞枪攀上城墙晃着腿望着几米下的叶秋,“哟小子,不上来看看?”

  叶秋没说话,四处打量了几下城墙又原地来回踱了几次步,其表情与动作老陈熟练的让苏沐秋都开始怀疑他的年龄了。

  之后叶秋开始助跑,抬脚一跃后对着一个石缝就是一记圆舞棍反作用力就把自己甩上了天。然后苏沐秋只看见叶秋开着豪龙霸军冲了过来。

 “我去!?”沐秋急急忙忙闪开了身,叶秋却刚好取消技能稳稳的站在了沐秋刚才坐着的位置,还象征性的用皮靴碾了碾沙土。

  叶修身后的天空已经开始渐渐变暗,直到地平线那边漆黑的天空上缀着的几颗闪闪发亮的星星,苏沐秋才开始有所行动,没怎么在意似得咯噌咯噌的挪了过来、开始拉起了家常,”我告诉你啊叶秋”“沐橙她很小的时候就举着个重手炮给我打掩护啦……”“说起来你什么时候回家啊叶秋?”“挺晚了的吧。”

  苏沐秋晃荡着两条腿往身旁人的侧脸看去,他看到的更多是平静,又有些许犹豫。

  叶秋看向他,眼神里有种说不出的情绪。叶秋看见苏沐秋背后的落日,把整片天空照的橙红橙红的后,静静的沉入地底。此时远处的荒野在日落余辉的照耀下显得煜煜生辉,空气里充斥着北方干燥空气的沙尘味道,苏沐秋发出了带些疑惑的嗓音,“叶(秋?)”

 “其实我离家出走了。”叶秋打断了他的话,玩味似得笑道,“看你这么闲,技术也挺好的,不如大神你收留个我呗?”

 “我还没和你提你顺手牵羊在混战中拿了我包里战矛的事吧?”苏沐秋的大脑理解的飞快,眨了眨眼睛一脸友善的就笑了回去。

 “哎沐秋你真是小心眼。”叶秋把他从城墙上拍了下去。

 “……”


  次日早上,苏沐秋不得不做了三人份的早餐。
 
  看起来沐橙和他关系不错……为人哥哥的沐秋啃着筷子呈现出一副完全发呆的样子。

  “你好,我是苏沐橙,嗯……是苏沐秋的妹妹,职业是枪炮师。”叶秋面前的女孩子笑得温文尔雅却又完全不显得怯生。

  “你好啊沐橙,我叫叶修。”叶修点了点头示意。

  ………………哪里不对。

 “叶修!?”苏沐秋拍着桌子就站了起来,一脸疑惑很快就得到释怀。

  “哟呵沐秋啊,怎么了?”

  “……”


  “'秋木苏'是代号,对于战士来说很正常吧?”

  让脑袋思考了一下,苏沐秋开始说道,“你看起来比我小呢,说实话你也不像我和沐橙一样,是从小磨炼成为战士的…顺便一提沐橙是‘沐雨橙风’,怎么样啊哥起的名字。”话题说了一半就自己岔开的沐秋由衷的笑了笑。

  “叶修的话......‘一叶之秋’怎么样?”苏沐橙抓起了炭笔便在铺桌子的废羊皮纸上开始歪歪扭扭的写起了字体。

  “‘一叶之秋’吗...不错啊!”苏沐秋噌噌的就往自家妹妹身边靠过去。

  代号的主人咂咂嘴没说话,余光撇了撇苏沐秋继苏沐橙写下的字体,一笔一划很工整也很漂亮。

  叶修勾起了嘴角,开口的声音如仲夏夜的笛声般悠扬。

  “苏沐秋你个文盲。”

  

  


  “叶修叶修叶修你看你看——!”苏沐秋抱着一个用布条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进来毫不犹豫直接向在厨房一脸“好困要睡着了就要睡着了啊”的叶修撞了过去。

  一阵叮当咣当的乱响之后,房间里的苏沐橙一脸沉稳的合起书本打开了日记本。

  互相不免过了两招后,叶修才见识到了沐秋口中的得意之作,全荣耀最强的战矛——却邪。全身乌亮漆黑,透露出一股强者的气息......

  “呼——”叶修吐出一口气拿起了它,试着刷了两招。

  苏沐秋当然看见了他眼中的兴奋与激动,简直就像是自己第一次见到却邪一样。

  叶修看了看满脸为人父母而儿女有成欣慰笑的苏沐秋,一个龙牙送了过去,“谢谢。”

  嗓音一如既往的好听......沐秋这样想着后跳躲了开来,“啧啧言行完全不一,哥终于需要带你去看医生了吗?”

  ......

  

  这天晚上苏沐秋睡得不是很好。

  他眨巴眨巴着眼睛想着心事,迷迷糊糊的他好像看到了自己每次饭后撒腿就跑去装备店,在那里四处忙活着的身影。从却邪最初的设计到铸型,再来讲准备了许久的材料融化浇铸打磨,将宝石镶嵌,用皮革包裹......直至却邪的成型,他清晰地记得自己“呼哧呼哧”的大喘气和装备店大叔投来的惊异的目光,他记得自己在跑回家的路上有多期待叶修的惊讶表情。

  苏沐秋翻了个身,其实他还有更加令人惊讶的大胆创想——一把伞形武器。散人!可以说是现在最逆天的职业,不知道比其余职业多了多少的技能数,除了需要更换武器等待CD和负重的弊端...而他构想中的伞可以完全弥补!

  当然还有...苏沐秋又平躺在床上从一直都不离身的腰包中取出一张羊皮纸,上面是一把手炮的雏形和所需材料。

  “呼——”他深呼吸然后猛地坐起身硬是摇醒了睡在身边的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哥今天听武器店的老板说北桥那边有动静,估计明天就要......”

  “......啊?...枪神大大我胃疼半夜发什么疯快吃药去!”

  “叶修。”苏沐秋深吸一口气,“咱们明天去蹲北桥去揍莫丹克。”

  “.....好好什么都听沐秋你的。”叶修声音越来越小,直至这片黑暗又重新恢复宁静。

  

评论
热度 ( 11 )

© 千叶落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