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落景

兴致所致。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苍藏】棹歌声里

燕谭 x 叶云歌

随笔,短。



“说到这江湖势力——恶人谷、浩气盟分庭抗礼,各占这山河一角。恶人打着收留世间恶人的名号由谷主“血魔”王遗风管着手下“十恶”,浩气举着维护江湖平和的旗子由盟主谢渊领着手底下的“七星”。所谓七星战十恶,烟影不相逢……”

茶馆中的说书人惊堂一拍,引得某茶客嚷句“哎,这段你可讲了不下十遍,耳朵都快磨出茧子了!”

一时间应和之声四起,说出人闹了个红脸。

叶云歌倒是初次来这临近这边疆之地的茶馆,自然也没听过儿这儿的书。旁人只见这位少爷出手阔绰,抬手间扔了块不下三两的银子,真金白银就这么稳稳当当落在说书人的面前,余音引得不少稀稀落落的谈论。

“讲。”

“哎哟……你们还得多亏了这位少爷啊、”说书人连忙对着叶云歌作了一揖,清了清嗓:“我今天还偏不讲浩气盟与恶人谷那段事情了。既然在这太原城里吃茶,咱们就讲雁门关那苍云堡。玄甲军可知?苍云铁骑又何如?先不说这军中的旌旗金鼓阵法演练,就说那李…………”说出人得了赏钱,一通舌灿莲花把苍云的历史讲了个明明白白。见着叶云歌颇感兴趣的模样,话尾一转,讲了个民间故事,大约是某个苍云军与妻书、死后情未了的话本。

“在听这个?”燕谭回来时,正见藏剑少爷津津有味的听书,茶桌上奉了盘精致的点心,叶云歌没怎么动过,“想听苍云的事不如问我。”

一旁的小二靠在楼梯扶手上,见着燕谭凶狠的模样,连忙把眼神瞟走。

“都准备好了?”叶云歌又认真听了一会儿书,总算分出一抹心思照顾照顾来找他的苍云。

“回趟雁门关,还要准备什么?”

“走吧。”叶云歌也再不听书了,让杵在一旁的小二把点心包上,扔下一屋子的吵闹和苍云跨门而出。

太原城与扬州城不同,大多是由大块土黄色的石块垒成,若是有残破败坏,便由碎石块和铁条修补。虽不比扬州城看上去的精致繁华,却也有着独特的地方。这里的民风大多由边疆的亲属或世世代代驻扎于此的脉脉传承,带着一股子的豪爽,像疆域的广阔风光让人舒气。

两匹快马纵情驰骋在大道上,大道一旁的土坡后有稀稀落落的树林,燕谭约摸记着有几家猎户和柴户,林中还有一些皮毛滑水的野狐狸。路中央还有一行反方向的蹄印和车辙,约摸是个二三十人的商队。车辙不深,大概是做绸缎或者茶叶生意的。

叶云歌夸他挑了两匹性子烈的马。虽然交接的时候闹脾气撩蹶子,到了空旷的地方,撒开蹄奔的也快。

通关时的文牒是早就备好的,赤潼关那里守着的人也是派来的苍云军,见着燕谭有几分面熟都很亲切。不少人都来请帮忙捎个口信或者包裹到雁门关和广都镇那儿,燕谭不是那种乐得帮忙的人,却也一一都答应下来。

趁着一些人回营捞东西,同门中人想留燕谭下来唠家常。叶云歌一手拉了缰绳,一手接过包裹,双腿一夹马腹,只留下一串烟尘和燕谭瞪眼。

“对不住,先走了!”燕谭愣了一会儿,连忙快马加鞭。不远处看到叶云歌放慢速度等他追上来,那匹白马悠悠地迈着步子,打了个响鼻,像是在笑。

夕阳西下,燕谭架起了帐篷,白色的骨架和黑色厚实面料的蓬布,阳光勉勉强强能够透到下面。

叶云歌用碎石打了两只兔子,回来看到帐篷已经成形,把猎物往铺开了的布上一扔,结结实实地从后面抱住了苍云。

“入夜后很冷吗?”

“还行。”燕谭答完拍了拍环在自己腰上的手,让叶云歌松了手劲自己好转身,在怀里人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叶云歌笑了笑,抬起头吧唧亲了一口燕谭的嘴,跑去拾柴了。

光线完全暗下来时天空留着一抹蔚蓝和火红,平坦的土地上散布着稀疏的林木和巨大的石土块,帐篷前的火堆正好燃起。

(后续爱写不写)

评论
热度 ( 6 )

© 千叶落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