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落景

兴致所致。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苍藏】故人(二)

短。

某个苍藏脑洞的结局、亦或者说是开始。




*

长安街歌舞升平不似人间。

晌午时的光线把整个长安城都晕染上一层金光。灰黑色的城墙与平整的铺地石因此散发出一种气息,交织着飞扬的旗帜和树上飞落的花瓣,和街上的纸醉金迷交混在了一起。

来来往往的行人装束各不相同,有牵着马驮着麻布包裹的、也有矮小留着络腮胡子卖糖葫芦的当地商人。要说其中最多的,除了生活在此服饰上等的百姓和装束统一的守卫,最多的便是从各处聚集而来亦或暂时停留的门派子弟。

雕栏玉砌,举目敛意。

进了城沿着朱雀大街向前走至永安渠。右手边是大慈恩寺和长安东市,左手边市长安西市。路边有各式各样的小贩,同样也有卖艺的女子,抱着一把朴素的旧琵琶垂眉幽幽地弹着。她背后不远处是长安城中禁区之一,门口停摆着打了铁制车头的简易运输车。

张贴皇榜的木牌子后有一道河渠。河水很清,进出口都雕刻着兽头的模样。

任随世事变迁,帝家王权与江湖侠客终究系不到一起。

 

长安西市的门口有一盏双龙托举模样的点火灯。

有两边的楼梯可以上城楼,远远地望去可以看到西市西边的塔楼,赤黑的色调。此时天气真好,透彻的天空点缀了绵绵白云,绕在塔楼的周围,飘飘欲仙。

入了城门,直走不远处就是他们的目的地。

“徒儿可知、长安城这里的歌舞有多好看?”

“不知。”燕倾答。

“那为师请你看罢。”

那人说完,提步走向舞台一角,明黄镶黑边的衣摆有些过长,他撩了撩额边的留海。

“老板,我要点播一段舞蹈。”

“美酒和佳人都是需要慢慢品味的。哦?这位少爷要点舞蹈么,一千金一次。”老板孙杨笑道。

那人回头看了看燕倾,嘴角噙着一点笑意,摸出一张银票给了孙杨。

“好嘞,还请少爷稍等。”

“侠士一掷千金,于长安西市胡玉楼为燕倾侠士安排了一阕丝竹妙舞!此曲只应天上有,珠缨飞袂动四方。各位有雅兴的侠士,请速前往长安西市观看!”

 

乐声响起,水袖飞旋,鸾歌凤舞。数位极善舞蹈的女子,踩着莲步慢悠悠地上到大红点缀黄色花纹的台子上来。她们眉目含着喜悦,仿佛于此作舞是一生极乐之事,用翩翩舞姿描摹,尽了长安歌舞之美。

“饮罢一杯酒再添,日夜求醉长安前……”那人缓缓道,手中折扇轻摇,“好看吗?”

“好看!”

“嘿嘿,咳咳、长安城好玩儿的地方可都多着呢。赌钱、擂台……赌钱就不带你去了,擂台倒是可以试试。”那人摸了摸下巴,唤了声爱驹,伸出手拉他上马。

擂台的结果自是不必说,只是胡人为了吊观众的口味与弄些噱头,中间休憩的时刻拉得很长。

燕倾和那人只好一边回味刚才的战斗,一边与同样来游玩的万花与明教弟子交谈起来。万花弟子明明模样是个小女孩儿,但上了擂台可一点都没手下留情。明教却是依旧很疼爱她,任由她拽着自己去去街对面算卦的纯阳旁边买糖葫芦吃。

“你们去过迷仙引么?”万花扒拉着手上黏黏的糖似,明教用手巾沾了一点水壶里的水,替她擦干净。

“去过。”

“没有。”

那人和燕倾同时开口。

“那地方可真的是美。”那人双手交叉垫着下巴,藏剑弟子护手的指尖翘起来一个微妙的高度,“就像山水画一样。倒是我徒弟不怎么喝酒、所以没去过。”

“去试试?”燕倾问。

“那就去试试吧。”那人像是有些累了,张开手掌要他扶自己起来。

 

“此酒名曰:‘颠倒梦想’,有缘人方能品得其中滋味,少侠可有闲暇与在下对饮几杯?”老者顾自斟满一杯继续呢喃道:“生于堕于色相风尘之中,换的悲喜换不得平淡,换得色彩换不得透明。到头来不过是颠倒梦想……不过是颠倒梦想……”

燕倾低眸看着面前斟满酒液的玉杯,眼底流动的波光一闪即逝。

一饮而尽。

“每天只能喝三杯。”那人提醒道,“若是进不去迷仙引便作罢。”

燕倾瞧他,被长安城金光晕糊的脸庞倒是更加精致了几分。长长的马尾一晃一晃,后头是样式繁复的建筑。

三杯作罢。

“没进。”悻悻道。

“那就说明时候未到、缘分未到而已,下面想去哪儿玩儿?”

那人拍拍燕倾的肩膀,笑着问他。

 

去哪儿呢?

他睁开眼睛,耳边是北方恶劣气候的骤风碾过雁门关、撞击上墙石翻卷起雪土的铿锵声。屋子漆黑一片,摸索了一会儿,油灯缓缓亮起。

摇曳的灯芯,微微地照着放置在一旁苍云军最新制的“燕云”式玄甲。

穿戴完毕,他踏出苍云堡。飓风扑面而来,夹杂着冰晶雪粒,远处泛着幽深的黑。

燕倾握紧手中的盾刀,踩进了风里。


评论
热度 ( 6 )

© 千叶落景 | Powered by LOFTER